生活日记网

位置:日记 > 伤感日记

   我们再也不会遇见爱情。

时间: 2015-06-06 19:44:51  分类: 伤感日志  天气:阴天 

   我们再也不会遇见爱情。

(尤物少男QQ: 1736224)

唯美文字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1、 十六岁暑假,我开始追着景安城的冰淇淋车后面跑。那时候我就觉得,冰淇淋是这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那样冰凉凉地在嘴里散开,浓浓的奶香,花香,和香草,在夏天猛烈的太阳下, (陌熙QQ942912328)
慢慢地充斥了整个嘴的奶香。 然后,我在一两蓝色的冰欺凌车旁,看到了展凌歌。 他很瘦,可是出奇的高。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穿水蓝色牛仔裤,侧脸很尖,笑的时候,像是海洋里透明的水,安静且纯澈。他的气质那么好,根本不像一个冰淇淋的小贩,他的手肘有突起
的骨头,戴着塑料手套拿钱递冰淇淋的姿势是那么漂亮。 我第一次看到他,就愣住了。我对安然说,这么漂亮的男生,要去那里找。 安然不以为然的地撇嘴,可惜是个冰淇淋小贩。 我那天第一次没有理安然,我讨厌她过早的低俗市侩,我一个人走到他的冰淇淋车面前,我说,我要草莓的。 展凌歌却笑着说,你换个芒果的吧? 我问,为什么呢? 他说,因为你看上去需要换个心情。 五分钟后,我坐在展凌歌对面的阶梯上,吃着芒果味的冰淇淋,想起展凌歌的声音,觉得就像我嘴里的香甜冰淇淋,那么凉,那么舒心。 那天我在烈日下晒了了很久,到展凌歌收摊了我还没走,他走过来问我,你是暗恋我么? 我扑哧一下就笑了,我说,展凌歌,你才知道吗?我没有暗恋你,我这是明恋。我跟了你一个暑假,你怎么才发现呢。 我不知道十六岁的棠小珊是从那里来的勇气和镇定,我只知道我在看到展凌歌的第一眼,我就告诉自己,展凌歌是你的。 那种占有的感觉是那么前列,承认的决心那么坚定,以至于我说完这些话后换展凌歌呆住了,他说,好了,玩笑到此结束,谢谢你的捧场。 我看着展凌歌,晚上街道的灯是迷离且无边的,展凌歌的眼睛像茶色的水晶,不黑,却璀璨的善良,我看着他,用我十六年间第一次税案的坚定,我想从他的眼睛里出现点端倪,看出点惊喜
和欢心。可是很遗憾,我没有看到任何的惊喜,他的目光月亮一样平静。 他说,即使你用这样的办法,我也是不会请你吃冰淇淋的。 我为了他这句吝啬的话,耿耿于怀了好长时间,我和安然,我想像中的展凌歌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他怎么用贵少爷的气质做出小商贩的举动,完全破坏了他作为帅哥的形象。 安然说,你怎么能指望一个卖冰淇淋的人有贵少爷的气质呢。展凌歌绝对不适合你,你是要配陆晨曦那样的男生的。 可是陆晨曦有什么好,他只不过家里有钱,长相帅气。可却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要的那个人,是笑容就能装满我内心悲伤的。 这样的笑容,只有展凌歌能给我。 十七岁的展凌歌,他是品学兼优家境贫寒的景安七中好学生,每年要接受学校抚恤金,贫困金以及奖学金才能读书。冰淇淋车是他爸爸的,他是不过在暑假里出来帮忙。 我知道他们加很穷,穷到连请冰淇淋的钱都没有,可是这有什么关系。我喜欢你,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展凌歌,从你十七岁开始,我就喜欢你了。 2、 我很早,就知道展凌歌,他的照片,被清晰地贴在学校的橱窗里,他的白色校服,笑起来好看的眼角,露出洁白的牙齿。 高一开学的第一天,我从轿车上下来的时候,看到展凌歌骑着一辆很破的自行车在我眼前穿过,我想叫他,结果陆晨曦来了。 他说,棠小珊,我爸托朋友从国外买了进口新自行车,那天带你去兜风? 我说,没兴趣。 我看到展凌歌在听到我名字的时候汽车的步子停了停,可是他没有转头,他停下来,用很快的速度把车推进校门。 我发现他的校服口袋有点破,秋天的长袖青绿色校服像飞驰而过的绿叶那样,在我眼前一晃就不见了。 我追着展凌歌的方向走到学校车棚,他蹲在地上捡东西,他的眼神不好,找了好久都找不到,早操铃响了,他把车子一锁,就从另一个出口走掉了。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因为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睛,我走到他停车的位置上,一眼就看到他要找的东西,水泥地上是那么光滑,它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那是他校服上的纽扣,米白色,四个孔,我把它放在太阳下晒了晒,又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我能感觉到展凌歌的气息。 我把那粒纽扣放在手心里,攥得紧紧的,慢慢地走到我的教室去。 放学的时候,我坐在他的在行车上听CD。学校广播着王菲的《暧昧》,人人都喜欢王菲的声音,说像天籁,可是我却喜欢侯湘婷的《暧昧》有一点沙沙,却像秋后的风,带着爱袭面而来
。 展凌歌问,棠小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拿下耳机认真的回答他,等你。 等我做什么? 我把手伸到他面前,打开,我说,还纽扣给你。 谢谢你。你该回家了。 这就算谢过了么? 那你要怎样?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展凌歌说。 我指指车,你载我回家吧。 展凌歌把我从车上拉下来,棠小珊你别闹可,你家的豪华轿车等着你呢。 我让它走了 你还有进口自行车等着你呢。 我不稀罕。 展凌歌开了锁,吧青绿色的校服丢在车篮子里,他说,你听话,快点你回家吧。我这车这么破,载不了你这景安首富的女儿。 展凌歌说这话,我一点也不生气,我知道他已经了解了我的一切,我也知道早上也看到我了,听到陆晨曦和我的对话。 我问,展凌歌,载不载我? 不载。他回答得很坚决。 我抱着CD,跟着他的自行车走到校门口,展凌歌说,你别跟着我,我和你不熟。我没李,就跟着他。展凌歌有说,你耍什么大小姐脾气呢。我还是一言不发。到校门口的时候展凌歌说,
你别再跟了,我要走了。我就站在那里,一脸倔强地看着他。 我说,展凌歌,你忍心吧我丢在这里,你就走吧。 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我,展凌歌也在看我,他的身子已经在自行车上了,他登上车说,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有什么不忍心的。 他骑走之后,我蹲在地上,我知道我谁也不是,我在展凌歌面前就是一个买冰淇淋的小孩,可是我还是希望他对我是不忍心的。 后来展凌歌还是回来了,我先看到他的鞋子,白色的球鞋,杂牌,却洗得很干净。我看到他的鞋子我红了眼睛。展凌歌断下来说,棠小珊,你怎么了? 我抬头看到展凌歌的木管,我搂着他的肩膀,眼泪就掉出来了,我说,展凌歌,谢谢你回来。我真的很害怕展凌歌就这样走了,我那么喜欢的展凌歌,他一点眷恋也没有地走掉了。 展凌歌送我回家,用他那辆很破很破的自行车,凤凰牌的女士自行车,展凌歌骑起来还是那么帅气,我抱着他的腰,把头靠上去,然后在他的背上写字,我写,展凌歌,饿喜欢你。他的手伸过来抓住饿的手,他说,棠小珊,你给我老实点。 我抱着他的腰,我说,不,我就不老实。 对面有车开过来,展凌歌的车子一歪,我们大豆摔倒在地。 展凌歌责备地看我一眼,拉起我的手看,我抢先说,我没事。 他说,棠小珊,你怎么这么任性。 我咬着唇,看着无奈的展凌歌。他的木管有零碎的担忧。 展凌歌从商店里买来了胶布给我贴上,而他自己只是拿纸包扎了他的伤口,我问他,为什么不给自己包。 他说,胶布多贵啊。我们男生没你们女生娇贵。 他嘴上重来不承认,可是我相信他是关心我的,像他那么小气的人,却舍得帮我买一块胶布贴着,我知道的展凌歌。你是喜欢我的,你会喜欢我。 可是展凌歌那天送我回家之后,对我说,棠小珊,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做朋友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他说道斩钉截铁。 回家的时候爸爸问我,他是谁。 我说,我喜欢的人。 继母凌厉的目光就扫了过来,小珊,你早恋了? 我说,我到是想,只不过别人没给我这个机会。 爸爸的吼叫声有点大,我插上耳机听《暧昧》,我心中延续和你的情感,有一种暧昧的美满,忘记思念负担…… 你这个景安首富的家,我早就已经厌倦,厌倦继母的刻薄,爸爸的不关心,房间里永远是最先进的东西,可是这些我都不要,我只想要一只冰淇淋,我只想要展凌歌。你们谁都不能给我,我只能自己去找。 3、 很快,全学校的人都知道我在追展凌歌。他所有活动我都参加,他出现的地方我也一定准时报到,我等他放学,等他上学,买很多补品给他。大家都笑话他吃软饭。他一生也不吭的吧我送他的东西全部丢掉了,他说棠小珊,你真让我头痛。 让展凌歌头痛的女生有很多,因为喜欢展凌歌的女生也很多。可是我想,她们都不能和英勇无敌的棠小珊比拟的,当然,除了林佳桐。 她是展凌歌的邻居,她爸妈都是工厂的工人,她和展凌歌同一间医院出生,一起长大,他们同甘苦,有差不多的身世,他们朝夕相对。 她是我最大的敌手。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在帮展凌歌收拾课桌。 展凌歌在楼下打球。他的爱好是打羽毛球,周一,周五的傍晚,他都会打羽毛球。 林佳桐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来,帮她整理课桌,看他桌子里的东西,我站在远处看了很久,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走过去。 我问,你喜欢展凌歌吗? 林佳桐红了脸,我说,你这是承认了吗? 她问,你是谁呢? 我说,我是棠小珊,我也喜欢展凌歌。 林佳桐被我的直白惊呆了,展凌歌站在教室门口冲我喊,棠小珊,你怎么又来了? 我问,展凌歌,你喜欢她吗? 展凌歌不理我,他拉起林佳桐的手在我面前消失了,高二7班的教室很冷清,他们走了之后,一个人也没有,我走到展凌歌的座位上,坐在那,帮他收拾另加同没有收拾好的课桌。 他的课桌很整齐,里面塞了一件绿色的校服,我把那校服拿出来,扣子依旧没有缝上去。 我把校服放折好放进我的包里,再锁上他的课桌,沿着长长的路灯走路回去。 半路上,我遇到安然和陆晨曦,他们在买圣诞卡片,陆晨曦说,小珊,你要什么,我送给你。 我说,我要冰淇淋。 可是天这么冷? 没有就算了。我冲他吼。转身就出了店。 展凌歌牵着林佳桐离开的那一幕那么侵袭地在我眼前摇晃,一遍又一遍,让我难过得要死过去了。 我不能想像,我喜欢的展凌歌如果喜欢了别人那是怎样一种情况,那比杀了我还让我难受。 我去超市买了针和线,回家帮他吧扣子缝好,尽管缝得很糟糕,可是我还是很有成就感。 我吧我校服的扣子扯了下来给他缝上,缝的针法是交叉,和别的四方行不一样,我要让热爱每次穿校服都会想起我,想起棠小珊。 那天我抱着他的青绿色的校服睡着,脸上带着笑容。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展凌歌很高兴我缝的扣子和口袋,他还露出了他漂亮的虎牙。第二天我把校服送给他,他看了一眼说,怎么缝的真么难看,我回去要拆了重缝。 展凌歌对我的态度真的很不好,极度恶劣,他和暑假里那个卖冰淇淋的男生完全不对等,他已经不对我笑了。他的笑容可以给任何人,就是不给我。 我很不开心,我问安然我那里不好。 安然说,你不是不好,你是太好了。 安然的话让我想了很久,以至于我高一的下学期都没有去找展凌歌。他爸爸的冰欺凌车在夏天过后就不卖了,他爸爸改卖水果了,我每次遇到都会买很多。他爸爸已经认识我了。还会亲昵的喊我小珊。小珊。 可是我么有告诉他我喜欢展凌歌。 他只知道,我是一个很喜欢吃苹果女孩。 4、 过年的时候,我从家里出来,我在展凌歌家附近的角落里站着,展凌歌家的窗台落满了,他下楼的时候,我快速躲了起来。 他和林佳桐在院子里玩堆雪人,他们堆的雪人的鼻子是用茄子做的。我冻得腿脚发抖。脸却笑得很灿烂。我喜欢看展凌歌舒服微笑的样子,我知道他常常不开心,比如拿奖学金的时候,比如拿抚恤金的时候他会把眉毛拧起来,很是忧愁的样子。 后来,又开始下雪了,我的双脚都要埋进雪地里了,可是我还是舍不得动,我怕一动,展凌歌就会不见了。 在我快要被堆成一个雪人的时候,展凌歌的爸爸发现了我,他说,小珊,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不及应他,就倒在雪地里了,失去意识前,我看到展凌歌的脸,那张漂亮的脸,在我眼前一闪,像飞鸟的羽毛,白白净净,一闪就消失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展凌歌的家里,林佳桐和展凌歌的爸爸都看着我,展凌歌在煮糖水,他的背影那么单薄,我总觉得他长期营养不良。 我怕他又要骂我,我急忙起身说,我要走了。 他爸爸怎么拦我还是走到了门口。 展凌歌从厨房把我拉了会来,他说,你想死么?这么冷地站在雪地里要当人体雪人吗? 我想说,我想你,但是还是没说出口。 他爸爸说,小珊常来买我的水果呢。 展凌歌端了糖水给我喝,我没接,看着他。他把糖水放在我嘴边,从我看到你的第一天,你就没乖过。快喝了。他的声音很温柔,我一口一口地喝糖水。喝了一般的时候我看看他,他的目光很仔细,我们的目光相对,他突然就慌张了。 他冲我吼,喝糖水也不专心。 我不敢讲话,吧糖水一口喝完,很烫很烫,考完试心里却暖烘烘的。 那天,展凌歌的爸爸包了水饺给我吃,是三鲜饺子,展凌歌擀的皮,他边擀皮,我就爬着看他,他家窗台上有贝壳的风铃,彩色的海螺在雪里像童话轻轻飞扬,展凌歌的手脚熟练,穿着蓝色的小围裙。 林佳桐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帮展凌歌往锅里丢饺子,一个两个三个,林佳桐捧着炒年糕过来了,展凌歌对她露出温柔的笑容,没有理我。 他爸爸热情的招呼我吃饺子,放了一点辣酱,吃着吃着我就哭了。 他爸爸慌了,问我怎么了。 我说被辣的。没事。 展凌歌给我端水过来,我喝完了,就起身说,我要走了。谢谢你们。 他爸爸让展凌歌送我。展凌歌没有说话。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 我在雪地里走了很久,雪很厚很厚,我走得很慢,树上结了冰柱,我在一棵树下摘那些冰柱,怎么摘都摘不到,我想起我小的时候爸爸把冰柱放在我的小脸上,我冰得又笑又叫的。我的手就停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展凌歌什么时候来的我不清楚,他五哦主我的手给我戴上手套,他帮我摘了我想要的那根冰柱,我静静地看着他,看他的手,他想把手松开,又被我拉回来。 我说,你耍赖。拉过了,有不想拉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展凌歌的脸有些不自然,他说,棠小珊,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说,展凌歌,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林佳桐,你讨厌我。 展凌歌戳着我的投,他说,棠小珊你这个笨蛋。 展凌歌甩了我的手,在我前面走,他转头对我说,雪太厚了,你踩着我的脚印走。 我戴着他的手套,放在耳朵边,跟在他的后面,踩在他大大的脚印上,他的脚比我的脚大多了,他的背影是那样颀长,我跟在他的后面,好像就再也看不见任何的风雪。 那个冬天,他帮我整理了衣服,他从口袋里拿了把头梳帮我梳头。他说,棠小珊,我不适合你。 我把他的手套脱下来还给他,我说,展凌歌,你不喜欢我吗? 展凌歌看看我,目光还是不清的杂乱。陆晨曦来了,他说,小珊,你爸爸到处找你,差点要报警了。 展凌歌把梳子放到我手里,他说,你回家吧。 陆晨曦问我,他是谁? 我说,展凌歌,我最喜欢的展凌歌。 展凌歌的背影僵直了一下,我迎着冬日里冰雪的银光目送展凌歌的离开。 我对陆晨曦说,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请你帮我让林佳桐喜欢你。 我坐在房间里,拿出白色的纸张画画。画展凌歌消瘦的背影,暗灰色的裤子,军绿色的外套,也画他穿围裙的样子,落雪的寒冬,他站立着,在我的目光四十五度的位置,深深的,落在我心里的位置。 展凌歌,我不会让你喜欢别人。你将成为我棠小珊悲伤青春里唯一的灯塔,你要引领我走下去,为此,我将永远不言弃。 5、 陆晨曦开始追林佳桐的时候,安然有些哭哭啼啼地跑来,她说我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你,我也就认了,可是他为什么追了那么一个丑女人啊。 我没有告诉安然是我让陆晨曦追林佳桐的。陆晨曦对我的请求从来没有说不,我相信他的优秀很快能让林佳桐放弃展凌歌,我安慰安然,我说好男生多得是,千万不要为了一棵树而选择上吊啊。 安然说,都怪你啊棠小珊,你为什么不接受陆晨曦。他对你那么好。 我收拾好书包,我说,好和接受是两回事。 我跑到羽毛球场,去看展凌歌打球,那天林佳桐偶来帮他收拾课桌,陆晨曦是个好人,我第一次发现他有这么独特的作用。我还是听着CD看着展凌歌,展凌歌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他总是吧自己的喜怒哀乐藏得很好,让你看不出他的内心。 他快要打完的时候,我去了他教师帮他收拾课桌。他回来看到我问,佳桐呢? 我摇头说,不知道。 他说哦。 展凌歌又说,不用收拾了,我今天有上晚自习。说完他又走了。 我坐在他的位置上,从窗户上看到他下楼,朝食堂的方向走去,夜幕的灯一点点地亮起来了,广播站的节目也开始播放,我托着腮,在展凌歌的抽屉翻来翻去,我想找出点蛛丝迹,可是他的吃体里除了书作业本就是辞典。再也搜不出其他。 我在他的座位上睡着了,我梦到展凌歌和林佳桐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和妈妈一样,再也不回来了,我哭着喊着醒过来。展凌歌扶着我的肩膀,帮我擦眼泪。教室里已经有人在上晚自习,他们的目光全聚拢到我的身上,我站起来,拿着书包跑了出去。我的身上还披着展凌歌的青绿色的校服外套,我缝得难看的口袋,我校服的扣子都还在上面,展凌歌没有换掉。我又站在那里傻傻的笑了起来。 我走到街角口的时候,突然就昏倒了,我感到有一双温柔的手包我起来,那应该是展凌歌。 可是我醒来的时候,在医院看见的人却是陆晨曦和林佳桐。 陆晨曦说,你得了病为什么还跑来跑去? 林佳桐睁大了眼睛看我,那木管里有厚重的怜悯。 我不理会,自顾自地左看右看了好久,确实没有看到展凌歌。我有些沮丧地靠在床头,爸爸来了,继母也来了,她大呼小叫的本事一点也没减少。 小珊,你怎么总让人这么操心,你爸在公司开会,你听你进医院,立刻就赶来了。 我捂着耳朵,我说,我要休息了。 你这小孩什么态度啊。 小珊这病……让小珊休息,你吵什么?这是爸爸的声音。 我索性盖上被子,不去理他们。 陆晨曦说,叔叔阿姨,你们先回去吧,小珊我来照顾。晚上就送他回去。 我闭起眼睛,不再去想也不再去听任何的话,我以为展凌歌会来,可是展凌歌没有来。他那么决绝地消失了,他一点也不在乎我。 6、 我升高三的那个暑假,展凌歌考上了景安大学。他又卖起了冰淇淋,换了个位置,在文庙的附近。我就天天跑到那里去学古代小姐上香记。 我每天都穿得漂漂亮亮的,粉色,黄色,绯色,裙子,裤子,砂绸,撑着把小伞,假装镇定地从展凌歌的冰淇淋摊位前走过去。 安然说,你就差丢个手帕让公子捡到了吧。 我哼一声,我说,如果展凌歌就是那位公子,我愿意天天丢手帕。 林佳桐和陆晨曦好了之后果然没有时间去找展凌歌,展凌歌又回复了单身,我出现的时候,他总是特别冷淡地问我,什么口味。 我从红豆吃到薄荷味,再从芒果味吃到香橙味。 那个暑假要结束的时候,我又再一次问展凌歌,你喜不喜欢我? 展凌歌说,不喜欢。 展凌歌的话重重的击中了我的心脏,他第一次正面的对我说,他不喜欢我,他怎么能真么直地打击我脆弱心灵? 我跟在他的冰淇淋车后面和午后的,诶与一样轰隆隆的哭了,我说,展凌歌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我立刻死在你面前。 展凌歌说,你别发疯了,快给我回家去。 我丢了伞,冲到马路中间,我说展凌歌,我要你收回刚才的话。 展凌歌丢了冰淇淋车跑过来拉我,你真是疯了。 我还是不走,我说,你收不收回刚才的话。 有卡车急徐的开过,展凌歌表情慌乱,他说,我收回,我收回。 在车开过来的最后一秒,他抱着我,滚高马路边上,他的心跳得厉害,身上有冰淇淋的味道,我抱着就不想松开手。我多想在刚才和他一起死。那样也落了个省心。 他要起身的时候,我凑到他脸上,在他没有防备的瞬间,亲了一下他漂亮的嘴。 画面定格,他的表情定格,空气也定格,他要起来的身体在哇这个吻之后有跌落了。随后他像遇到了鬼一样,火速的跑掉了。很惊恐,很害怕。 我笑得很大声,整条街的声音都被我的笑声淹没了,我推着他来不及推走的车,慢慢的朝他加的方向走去。 我把车停在他家的楼下,我冲着他的窗台喊,展凌歌,我喜欢你。 展凌歌房间里的灯灭了,他躲得很快。我从冰淇淋车里找出芒果味的冰淇淋,放了一个不带在车架上面,那里是妈妈给我的所有的储蓄,我要给展凌歌做学费。 我咬了一口冰淇淋。转头看了看展凌歌的窗台,轻轻地说,再见了,展凌歌。我会记得你的冰淇淋,记得你的笑,记得你对我那一点点的关心。 从这一刻开始,我和你的暧昧感情,到此借宿了。 我说得很小声,除了我手中的香草冰淇淋谁也听不到。我开始流眼泪,眼泪和冰淇淋一起吃进肚子里,是哭的,涩的。也是伤心的。 7、 我走的那天,景罗花又开了,习俗的蕊从枝头上一直蔓延下来,直直地掉在我的脚边。我踩了踩,不知为什么,心却酸了。 陆晨曦和安然来送我,安然哭得像个泪人。陆晨曦也红了眼睛。 机场的光线稀薄透亮,像细长的光,斜斜地全部扑到我们身上,像是喜欢了展凌歌不算长却无比清晰的时光,我穿了白色的外套,透明窗户里显出苍白的脸。 展凌歌和林佳桐突然出现了,展凌歌穿了一件黄色的小衬衫,裤子还是水洗蓝的牛仔。 他走到我的眼前,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他说,棠小珊,你为什么把存折留给我? 我咧嘴笑,我说,初吻费。 安然在一旁哭得更厉害了,她说,棠小珊,你这个白痴。 展凌歌的眼睛里抖了一下,然后抱了抱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棠小珊,要加油。我等你回来。 温热的气在我的耳边徘徊,我最爱的展凌歌,他知道了一切。 可是,有他这句话,不就足够了么,进安检的时候,我转头看了看展凌歌,他的目光淡而明净,挂着对我的担忧和期盼。他朝我挥挥手,对着我远远的张嘴睡了四个字。 没有声音,可是我还是看到了,我着转过身,眼泪却掉了下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展凌歌。
8、 离开展凌歌的半年,我做了几次化疗,静脉注射的时候我不哭也不叫,握着展凌歌给我是梳子,在满是药水味的陌生城市里静静地睁大了眼睛。 我和展凌歌写E-mail。他和我说他大学的甚或,说他爸爸的冰淇淋车,他每封信的后面都说,棠小珊,你要加油治病。 我十六岁的那个夏天第一次知道自己得了这种病,和数万个老土情节一样——白血病。那是我第一次想到了死。 可就是那一天,我遇到了展凌歌,他用一抹笑容和一只冰淇淋融化了我想死的心。 我不停的追赶他,逼问他,不是我比她们勇敢,也不是我疯了。而是,我没有时间。 时间对于一个身患绝症的人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东西。 喜欢展凌歌,对于一个没有时间的棠小珊来说,只能是件奢侈又来不及的事。 这些事情,在后来展凌歌也都知道了吧,所以他才转了性格,对我态度良好。 我不会予他计较,计较他是否真的喜欢我过,在爱里,计较是最微不足道的东西。我只是尝尝想起,我走过他的脚印,缝过他的校服,喝过他递给我的糖水,昏倒在他的怀抱,甚至吻过他的嘴。 你给我的一切足够多,足够让我面对死亡的恐惧。 我在最后一次手术的时候,让病房里放侯湘婷的《暧昧》,她沙沙的声音,抱着你幸福的轮廓,连叹息都变得清澈。我想起我在车棚等你的那个傍晚,空气微凉,你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
像钻石般璀璨,我心中顿时充满了勇敢的幸福感。 我闭上眼之前好像看到你在机场和我说话的嘴型,那些晕散着幸福光线的四个字。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全文完)




——————————————————————————————————————————————————————

   我们再也不会遇见爱情。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 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来访的朋友请添加我为QQ好友

PS:

倘若你喜欢这篇文建议您转载或分享去,让更多的人来喜欢

倘若你也喜欢超唯美文字/@尤物少男。请关注我或者加QQ:1736224

   我们再也不会遇见爱情。

作者信息

@尤物少男

昵称: @尤物少男
性别:保密
去Ta空间看看

我要评论

提交

最新评论(0)

@尤物少男的日记

伤感日记推荐

精选日记专题

中小学生日记分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