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日记网

位置:日记 > 情感日记

年夜饭( 梅花街短篇小说系列之六)

时间: 2014-10-20 09:53:00  分类: 情感日志  天气:晴天 
鞭炮声声响彻梅花街,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彤彤的灯笼。

漫天飞,静静飘落,洒满梅花街。雪一直在下,于伯不时望着窗外那条长长的梅花街,白茫茫的雪地上只留下夜归人一行行脚印。墙上的挂钟已响过七点,新闻联播开始了。他微眯着发酸的眼睛,两个熟悉的影子还没出现在街道上。这几年,雪飞两口子开了连锁超市,春节期间生意好火爆,年三十夜都脱不得身。满崽雪飞和儿媳说好这个时间准时回来吃年夜饭,按理也该回家来呀。

想到这,余伯起身去厨房看了看,菜在锅里早热了两遍。“爷爷,吃得饭了不?”孙子鹏鹏从书房里窜出来,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于伯身后嚷嚷。“莫急,再等等,你先去吃点瓜子、花生啰!”于伯笑着将鹏鹏推进客厅。“等,等,这要等到啥时才有饭吃,我都饿得肚子发慌了,年年搞到这么晚......”鹏鹏嘴里嘟哝着,抓起一大把瓜子钻进书房继续上网。

于伯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客厅。他的眼光落在电视机柜的那张照片上,那是老伴七十岁时拍的。照片中的老伴,穿着枣红色的衬衣,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于伯的眼角发潮。他和老伴是梅花街上有名的恩爱夫妻,膝下育有四个儿女。老大秋风读完大学后,分配至省直机关,后来又在基层挂职锻炼,凭着扎实的工作作风,一步一个脚印走上市委书记的位置,成了小城的父母官。老二惊蛰则选择了从戎,十八岁当兵到部队,考军校提干,成长为某消防中队的政委。谷雨是于伯唯一的女儿,掌上明珠。她可是梅花街上有名的才女,从小念书就名列前茅,北大毕业后,在省外一所重点大学任教,是博士生导师。梅花街上谁家生了女孩,邻居街坊都说要是将来像于伯家那女儿,比十个男孩都要强。满崽雪飞虽是四个孩子中最顽劣的,没有通过千军万的独木,但做生意倒是一把好手,从摆地摊发家,到拥有上千万资产的大老板。于伯的四个儿女就像一个个传奇,在梅花街传得神乎其神。于伯也觉得脸上有光彩,每年孩子们回家在大方桌上吃年夜饭就是他和老伴最幸福的时刻。

然而,于伯一家的幸福生活在七年前那个除夕夜骤然结束。惊蛰所在部队驻地发生了一起因鞭炮燃放引起的特大火灾事故。在救火中,惊蛰冲在第一线,不幸因公殉职。听到这一噩耗时,全家人正在吃年夜饭。老伴当场晕倒。那年的年夜饭成了最伤感的一次聚会。第二年的年夜饭,方桌上又少了一个人,就是老伴。白发人送黑发人,惊蛰的突然离去,给身体衰弱的老伴沉重打击,惊蛰走后不到半年,老伴就得重症肺炎匆匆辞世。亲人们一个个离去,让于伯感到心被掏空了似的。

“嘟嘟——嘟嘟——”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于伯的思绪,是回婆家过年的谷雨打来的:“老爸,您吃年夜饭了不,我好想您老人家,好想吃您做的饺子汤圆......”谷雨虽然自己的孩子都二十岁了,但在于伯面前仍像孩子一样撒着娇。都说女儿是父亲的最后一个小情人,于伯对这唯一的女儿时时挂在心里,像个贴心小棉袄。往常孩子们吃过年夜饭后,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只有谷雨一家陪着他守岁。谷雨的性格像老伴,温婉体贴,三五两天就给于伯打个电话、发条信息问候。于伯身上穿的新羽绒服还是前几天谷雨寄回老家的呢。想起这些,于伯心里感到很宽慰。

放下谷雨的电话,于伯开始摆大方桌。今年只有雪飞两口子和小孙子鹏鹏,四个人吃年夜饭,只要摆放一张大方桌就行。这大方桌是老伴与他结婚时的嫁妆。有了四个孩子后,每年年夜饭就坐两方,他和妻子各坐一方。除夕夜,妻子切菜,于伯在厨房里做孩子们爱吃的菜。秋风爱吃热蛋卷,惊蛰爱吃红烧肉,谷雨爱吃饺子汤圆,雪飞爱吃雪花肉丸,摆满一大桌子。孩子们笑闹着,像鸟雀般争食。方桌子旧了,孩子们也大了。后来,孩子们成家了。一家人团圆吃饭时,怎么也坐不下。于伯就再添置一张大方桌,一家十四口,两桌挤得满满的,年夜饭吃得其乐融融。

不知从何时起,孩子们越来越忙碌了。秋风政务繁忙,这几年几乎没有回家吃过年夜饭。就是抽空回家,也是大年初三初四了。惊蛰走后,儿媳四年前也改嫁了,有了另一个新家,也很少回来看看,于伯连孙女的面也难见着。偶尔,也是鹏鹏在什么QQ里和孙女视频一下,孙女用普通话和他打招呼。于伯耳背得厉害,有时重复好几遍,也听不清孙女说的啥。小妮子便不耐烦,匆匆下线。留下于伯一个人意犹未尽地坐在电脑前发呆。老伴过世后,孩子们对他很孝顺,买吃的买穿的,还给他买了手机,便于联系。每天,于伯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电话铃声响起,他便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孩子们的家长里短。一开始,于伯还挺新鲜,能够听到孩子们的声音。但久而久之,孩子们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也没太多时间听他唠叨。于伯常常在梅花街口转来转去,和邻居街坊拉家常,看那个卖鸟的老人在喂鸟。当看到母鸟一点一点啄食喂给小鸟吃时,他心里就酸酸的。回家再望着那两张方桌子,愈发怅然若失。要是孩子们没长大该多好,要是老伴没走该多好,一家人和和睦睦围在一起吃饭,抢着吃他做的家常菜呢。

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急促的敲门声。于伯条件反射般站起身来,他诧然惊喜,雪飞两口子回来了!“爸,我们回来又晚了,不是说不要您等吗?”雪飞一边扑落身上的雪花,一边朝与伯笑道。“今天超市挤不开的人,真是忙晕了!”儿媳走过来帮于伯搬凳子。“你们不回来,我们吃有啥味道......”于伯呵呵笑道,端着雪飞爱吃的雪花肉丸出来了。热腾腾的饭菜摆满一大桌,四方各坐一个人,没有平时拥挤。“爷爷,我们家的大方桌子该换了,这么老土,像人家新开的人民公社饭店那仿版桌子,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产物!”鹏鹏一上桌,就发表他的不满。九零后的孩子尖锐而锋芒。雪飞朝鹏鹏狠狠瞪了一眼,叱喝道:“鹏鹏,你不要乱说,小孩子懂什么!”鹏鹏怏怏然,向雪飞翻白眼。于伯赶紧打圆场说:“不要紧,爷爷是老古董了,明年年夜饭就换,吃菜吃菜!”四个人低下头,沉默无语埋头吃饭。

年夜饭后,雪飞两口子忙了一整天,该回家休息了。雪越下越大,梅花街上一片白雪茫茫。于伯将他们送出院子,两个黑影很快消失在街道上。鹏鹏被父母安排留下来陪于伯守岁。和往常一样,于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压岁钱,郑重放到鹏鹏手里:“孙子,你又长大一岁了,要好好念书!”鹏鹏的脸上似乎没有儿时拿到压岁钱的那种快乐和欣喜,只是淡淡说了声:“谢谢爷爷!”这让于伯多少有点失落感。

于伯收拾大方桌上的剩菜,才发现大部分菜都没有动筷子。唉,是吃的人太少,还是自己做的菜不合胃口,于伯寻思着。鹏鹏不知何时已悄悄溜出去,他早就和同学约好去迪士高蹦迪,参加新年狂欢会。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世界。

收拾完桌上的饭菜,挂钟响过九点。于伯打开电视机,就看见晚间新闻里秋风的身影,他正在和敬老院的老人们吃年夜饭,不停地给老人们夹菜......播音员在新闻里很动情地说:“今晚是万家团圆的除夕夜,市委书记于秋凤来到敬老院,和这里的五十多名孤寡老人一起吃年夜饭,这是于书记第五个除夕夜陪老人们吃年夜饭......”去年冬天于伯高血压中风,住进医院抢救。孩子们都回来了,在医院守护着他。医生和护士都说他的福气好,儿孙满堂,个个体贴孝顺。记得除夕夜里,秋风离开家两个小时,家里人等他吃年夜饭,原来是陪敬老院的老人们吃年夜饭去了。那顿年夜饭是在于伯坚持下回家在大方桌上吃的,一家人挤得满满的,好生热闹。自惊蛰和老伴离开后,那是于伯吃得最开心的年夜饭。

窗外,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于伯关紧房门,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春节晚会在火热播出,歌星正深情地唱道:“找点空闲,找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要是再生一次病该多好啊,于伯听着歌儿,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嘴角还挂着一丝温暖的笑意。

新年的钟声正敲响,梅花街上鞭炮阵阵,震耳欲聋。又是一年早到春。

作者信息

生活像一杯羹

昵称: 生活像一杯羹
性别:男
去Ta空间看看

我要评论

提交

最新评论(0)

生活像一杯羹的日记

情感日记推荐

精选日记专题

中小学生日记分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