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日记网

位置:日记 > 随感日记

像父母爱我们那样爱

时间: 2014-10-20 02:25:00  分类: 随感日志  天气:晴天 
秋静静悄悄来了,重阳也快来了。

我的身份除了是专职的文字秘书外,还兼了老干工作。老干兼干是个地地道道的服务员。三年里一千多个日子的老干工作,除了忙忙碌碌的琐碎事,也没有什么工作上的亮点,不像领导文稿起草,那样引人注目,受人重视。但它始终像办公室这架大机器中的一个零件,少了不行,运转不灵。

单位的18个离退休人员,大都是从要职退下来的老干部。一年一度的重阳是他们最期盼的聚会。随着重阳节的一天天临近,我的步履愈发匆匆,工作节奏愈发加快,心情也愈发复杂。18个老人中先后有两个患上了癌症,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个重阳节。想到这些,我心里总有莫名的酸楚。
像父母爱我们那样爱
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几天,忙完了繁重的文稿撰写,我几乎每天都列着清单:去老干局接这个月的《老年人杂志》,然后一一分送;调车安排离休和享受三项待遇的退休干部去钓鱼;发送参加市里举办老年人棋牌比赛的通知……最要细心的是重阳节的活动,到行政组领取重阳节的慰问金,每人100元。钱虽不多,但要让老人们开心,我特意准备了18个写有“祝您健康快乐”的红包。行政组都是大大咧咧的男人,没有事先准备。我只好利用午休的时间,在街上跑了3个小商品店才买到。之后,去办公室附近的餐馆预定酒席。老人们不爱吃咸辣的菜,点菜时,要尽量清淡,以清炖的汤水菜和家乡的地方特色菜为主。一遍遍叮咛餐馆老板,才惴惴不安回办公室发参加会议的通知。其实,最烦人的就是给老干部们发通知。他们平均年龄已有77岁,80岁以上的就有9个。老人们年纪大了,大都耳背,一部分还住在外地。给他们发通知,我要在电话里重复无数次。有时甚至是我说东,老人家在那边重重复复道西,弄得我啼笑皆非。同办公室的兄弟听烦了,他们都笑话我:“姐,你拿这些老爹爹怎么得了,真是聋子会对诗。人真的不要老啊......”一次电话通知,短则个把小时,长则半天。弄得我口干舌燥,虚汗淋漓。每每回家,为工作的事和母亲诉苦。老母亲总是劝慰我;“人老了,当然不讨人喜欢了。你就耐烦一点,如果你爸爸在世的话,也那大年纪了呢.....”想想母亲的话确实很有道理,自然就心平气和了。

重阳节这天, 一大清早,我踏着早晨的露珠,走进了机关大院。院子里有淡淡的玫瑰花香飘来,阳光轻轻撒落在花圃里,这个清晨是静谧、安详的。刚进办公室,主管老干工作的肖主席就打来电话:“今天彭主任要来陪老同志聚餐,你都安排好了吗?”我有些诧异,主任新来,市里的工作千头万绪,他都忙不过来,还抽空特意陪老人们过节,着实让我感到惊喜。很明显,肖主席这个电话是怕我工作出纰漏特意打的。小处不可随便,我把活动细节仔细回顾了一遍,又重新打电话嘱托餐厅经理。

刚放下手中的话筒,行政组就打电话告诉我,一位姓彭的老干部在传达室找我。昨天发通知时不是说清楚了是上午11点半在单位旁边的餐馆集合,彭老怎么这么早来了?是他没记清楚,还是故意提早来找麻烦的呢?彭老已80高龄,家庭经济状况不太好,儿女下岗了,孙子孙女都没正式工作。老人操心重,几个月前,曾为一些家务琐事,来找办公室领导,要求解决高中辍学在家的孙女到电力部门工作。领导多次做工作,解释说进电力部门需参加公开招聘。老人就是坐在领导办公室不走,硬要领导批示到电力部门工作,且情绪非常激动。我把老人请到我的办公室,端上热茶,轻声细语,陪他拉家常、聊天,终于解开了他的心结。那天,我见老人的精神状态很差,就叫上的士把他平平安安送回了家。

金秋敬桑榆 重阳暖夕阳

我心里一惊,一路小跑飞奔到传达室。彭老见我很是高兴,忙起身:“小吴,我记错时间,以为是九点半呢!”我长吁了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安顿好老人,我急急忙忙赶往办公室处理手头的一份文稿。哪知又有两位住在湘潭的老干部打电话说家里临时有事,不能来了。用餐的事宜还要调整。我得赶紧去餐馆重新安排,一刻也不能耽搁。上午11点,当我来到餐馆,推开预定包厢的那扇门时,屋里竟坐满了提前到来的老干部!望着满屋子两鬓斑白的老人,那一双双热切的眼睛、那一声声真挚的问候,我肃然起敬!

不一会儿,肖主席赶过来了。我们商量后,决定把原来定好的两桌酒席合成一桌。老人们连声称好:“这样好热闹,经济又实惠!”先前,我还担心他们会有想法,现在看来,他们老得有多可爱,有多朴实!倒是重新点菜后,面对餐厅老板拉长着脸,略带愠色的眼神,我心里凉了半截。

老干部们陆陆续续都来了,我清点人数,发现还少了一人。德高望重的余老没到!余老是一位南下干部,副厅级待遇,离休前是政协主席。部队军人出身的他平时参加活动极其准时,今天怎么还没来?这段时间,他的身体不大好,莫非是病了? 余老耳背,给他打电话经常听不见,我常常为了发他的通知,专门跑到他家里去。这个节骨眼上,他还不来,真磨人啊!我赶紧打电话给他的妻子。还好,平日里极爱打牌的阿姨总算接了我的手机,告诉我就快到了。想到老人腿脚不方便,我忙跑下楼去接他。在楼梯口就碰到了彭主任。他笑着问我:“老同志都来齐了吗?”“还有余老,我正要去接呢!”“应该的,你快去!”彭主任笑着径自上楼了。

我牵着余老回到包厢,大家已整整齐齐坐满一大桌。彭主任正和老人们亲切交谈,嘘寒问暖:“我是从办公室走出去的,工作期间,得到很多老领导的教育帮助。现在回到办公室,有很多工作需要重新适应,这段时间没来得及走访老领导,今天借这个节日陪老领导吃顿饭.......”话语虽不多,却让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深深动容。早听说彭主任是个谦和、儒雅的人,这次真的切身体会了。彭主任站起身来,给每一位老干部发红包,并嘱咐我和肖主席给老同志倒饮料和酒。

莫道桑榆晚 微霞尚满天

事毕,坐在我对面的余老突然站起身来,冲我举起酒杯说:“小吴,这几年,你为我们服务辛苦了,我敬你一杯!”我一下愣住了,余老是个直性子,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是先敬领导,而是先敬我这个工作人员,我的心一下就热了。我端起酒杯,走到他跟前,连声说:“余老,谢谢您,我是儿女辈,应该做的.......”平时说话幽默风趣的黄老对彭主任说:“主任啊,您不知道,上次去西安,我们的老同志走失了两个,小吴急得一头是汗,找了好几个小时.......”记得今年5月,我带办公室的老干部去西安旅游,在大雁塔时,有两个老干部逛玉石店走丢了,害得我们几个人找了3个多小时。当时,为这事我还挺郁闷呢。满桌的人都笑了。席间的气氛越来越活跃。黄老打着哈哈:“小吴,这三年,我们老是麻烦你,还是换个人来管管我们。虽然你人心地好,但我们这些老头子不能耽误你的前程,呵呵.......”“彭主任,这个女孩子真不错......”老干部们纷纷对彭主任说。“你看啊,老领导都对你有感情了......”彭主任含笑点头对我说。是啊,这句话,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了。人是有感情的,非草木,孰能无情?一千多个日子的相处,与老人们接触,感受他们的快乐和乐观、病痛与悲伤,我的生活与这些可爱的老头们已连在一起。想起这些,鼻子有些发酸。我的眼窝微热了。

席间,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彭主任不时往坐在他旁边的于老和董老舀汤、夹菜,甚至把鱼刺去掉放在老人碗里。他的举动那样自然,丝毫不造作。这不是一个领导的作秀,而是一个儿子父亲的体贴。这一次聚餐,更像是一次家庭聚会,那样温馨又和谐。聚餐后,彭主任和老人们一一握别,安排他的司机送远道的老人回家,而他自己步行回了家。

夕阳无限好 不愁近黄昏

天高云淡,九九的阳光洒遍小城的街道。我站在餐馆门口送老人们。最后一个走的是彭老,他的身体状况明显比从前差了。我扶着他颤巍巍地上车时,他转过头来笑着说;“今天我好开心,小吴,你真像我女儿.......”老人那如盛开的秋菊般安详淡定笑容,让我顿感惭愧!如果我真是他们的女儿,我能像父母爱我们那样爱他们吗?我也常常抱怨工作的繁琐,也常常冷落他们的期盼。我给予他们的仅仅是一点微不足道的真诚关心,而他们却回报给我繁花似锦的春天和硕果累累的金秋。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回到办公室,我才想起今天忙得连午饭都只喝了点饮料。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就这样过去了。生活就是由这样一些琐琐碎碎、平平常常、点点滴滴的日子组成。时光流逝,岁月静好,有一天,我们都会老。若干年后,当我满头银丝时,我也会像老人们一样盼望珍惜着重阳节。而此刻的窗外,天那么蓝,草那么绿,阳光那么灿烂,生活是那般美好,我的心中溢满了喜悦温暖
采 桑 子 重 阳
毛 泽 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作者信息

青春的过客

昵称: 青春的过客
性别:男
去Ta空间看看

我要评论

提交

最新评论(0)

青春的过客的日记

随感日记推荐

精选日记专题

中小学生日记分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