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日记网

位置:日记 > 伤感日记

护士姐姐,我看上你了

时间: 2012-11-15 08:57:19  分类: 伤感日志  天气:晴天 

护士姐姐,我看上你啦

后来我看到你那样的小孩,总还是会心悸。我想你肯定很讨厌我这样说,但我还是不能不说,你真的是个小孩。

你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没有镜片,机车帽总是歪歪地扣在头上,耳垂上有一枚亮晶晶的耳饰,牛仔裤的裤脚总是不肯好好放下来,你只穿NIKE AF1,手机不肯用直板,点烟只肯用Zippo最恨自己被人叫做非主流

当然,你不是非主流,你们那个群体有你们自己的称号。

你们是潮人。

我最不该的就是明明到了不该扮嫩的年纪却突然心血来潮地想要老树开花般扮一次潮人。

想想那天我的穿着打扮,我除了吐血不知道还能怎样,我带了一副没有镜片发豹纹镜框,两只眼睛的妆能羞死熊POLO当然不能把领子黎起来,这点品味我还是有的,可是我为什么要学别人把牛仔裤脚也卷起来呢?

都怪毛毛那个爱凑热闹的个性,她想去参加所谓的潮人派对,却又不敢孤身前往,于是怂恿我陪她一起去。

我当然不肯,我才没她那么幼稚。

可是你听听她的话多么蛊惑人心啊:“去啊,当然要去啊,很多帅哥你知道吗?你就真的不想告别单身吗,你难道想孤独终老吗?你看冬天就要来了,接下来有多少节日你数过吗?光棍节,复活节,万圣节,平安夜元旦节,情人节……难道你都要一个人面对吗?”

在毛毛聒噪的话语里,我想起每逢佳节我便要在论坛上发帖,口口声声地诅咒,“愿天下有情人不得好死”的恶劣行为,我想起那些成双成对的情侣们总是表现得很豁达地回帖,安慰我这个怨妇,我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毛毛就是有这个本事,死人她都能说活。

虽然我口口声声地回击她“我单身是因为我高处不胜寒,是因为我对爱情要求高,是因为我不屑随便找个人打发自己”,但同时我也拿出了我的化妆包,开始往脸上扑粉。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张脸已经不能素颜见人,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敢在阳光下放声大笑,只因为怕增长皱纹。

初中的时候看到一句“一夕忽老”,只觉得写那句话的人矫情做作,那个时候的天是蓝的,云也是白的,花是红的,黑白灰三色石只存在于衣柜的颜色。

哪会想到有一天这些颜色会全反过来,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鲜亮的颜色都往自己身上披,纵然如此,仍是留不住似水流年。

我和毛毛手挽着手推开潮人公馆的门,立刻成功地引来了你们所有人的关注。我们与你们面面相觑,毛毛大惊失色:“不是说是制服派对吗,怎么没有一个穿制服的人?”

在你们的哄笑中,我感觉到我们两个人好像变成了两只番茄。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你们一贯调戏菜鸟的招数,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我和毛毛站在门口足足几分钟没有动弹,我生平第一次成为焦点,没想到却是以这一种出洋相的方式。

就在毛毛拉着我准备跑的时候,你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你笑起来很邪,倒是有几分亚洲潮人教父陈冠希的风骨。

你说:“跑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整个晚上你们都很high,我和毛毛则缩在角落里恨不得互相掌掴,派对结束的时候你大声宣布:那个穿护士装的姐姐,我看上你啦!

没错,我就是那个穿护士装的倒霉姐姐。

我从来没有进过那扇门

本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谁晓得你居然真的开始追我。

你死皮赖脸地一路跟着我,非要我把手机号码给你,我差点想在大街上给你下跪了。我对你说:“小朋友,你这是何必呢,尊老爱幼你懂不懂阿?”

你先是一脸匪夷所思,然后又变成了一脸的不屑一顾。

我们拉拉扯扯磨叽了半天,你不耐烦了,直接抢过我的手机摁下一组数字,接着,你的手机亮了。

我要是没认错,那个像文曲星一样的手机应该是N97,从它还没上市的时候我就对着广告流口水,五千多的价格让我望而生畏。我知道我不可能用几个月的房租去购置一台对我来说称得上是奢侈品的手机。于是我每天都在祈祷它降价,降价,降到我买得起。

你从我的眼神中仿佛看出了一点什么,你挑挑眉毛,云淡风轻地说:“其实也有弊端,看时间不方便,还要开锁。”

你这种行为好比对着一个一年四季吃大白菜的人抱怨海鲜太腥。

我气冲冲地从你手里把我那台国产手机抢了回来,我的气愤除了针对你这种不礼貌的行为,或许还有点嫉妒的意思。

你倒是不跟我一般见识,你笑嘻嘻地说:“号码我有了,那护士姐姐,再见啦!”

我不是护士姐姐,我只是某个化妆品专柜的BA,每天把自己的脸涂成一张面具,穿着高跟鞋迎来送往对着顾客微笑,导人奢侈,除了偶尔通过不正当手段弄点小样之外,其实自己根本用不起这些昂贵的彩妆和香水。

做化妆品BA是一件很累人的工作,当然,你也许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轻松赚钱的差事,但我只能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虽然没有轻轻松松赚钱的差事,但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自出身就比别人拥有得多,起点就比别人要高。

比如你。

你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叫做“富二代”的生物。

我在你那个年纪的时候想要的不过是一台笔记本,而你想要的,却是一台保时捷卡宴。

周末的时候商场人很多,言不由衷的笑容已经在脸上僵了一天,忽然看到鹤立鸡群的你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但眨一下眼睛,你在,再眨一下,你还是在。

不是我的错觉 ,真的是你。

你看了看腕表,笑着对我说:“该下班了吧,我请你吃冰激凌好不好?”

你当我是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天真少女呀!我白了你一眼,没有搭腔。生意不好,没有提成,你就是请我吃肉我也没胃口。

你撇撇嘴:“多大点出息,我帮你做点生意好了。”

你倒真不是说说而已,根本不需要我苦口婆心地推荐和舌灿莲花地鼓动,你真的拿出卡来刷了一套基础护理。

我的天,七八百的乳液你既然打算买来给你妈妈擦手,面对着我的目瞪口呆,你又笑了:“这位姐姐,别大惊小怪的好吗,我妈妈就是这么用的。”

下了班,我换下了工装,但看上去还是比你大出一截,我不好意思再找借口推脱你的邀请,只能低着头跟在你身边走,像一只受惊的鹌鹑。

一路上你遇到不少熟人,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打招呼要用那么亢奋的语气,好像大家已经分开几百年没见过面似的。他们当然会对我投来好奇的目光,但你只是装傻,什么也不说。

你什么都不说,我还能说什么,只能任由别人误会

那晚我们再DQ坐了半个小时,你问我:觉不觉得还是哈根达斯好吃。

我笑了笑,没说话。

我能说什么?告诉你我从来没进过那扇门?

爱是个什么东西

你的出现把我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我受不了你那些孩子气的举动:深更半夜发来短信叫我起床夜观星象;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以为可以睡个懒觉,却被快递叫醒去楼下签收拿捧带露水的蹄莲;打电话来却不吭声,在我要挂掉的时候却忽然说“姐姐,我想你啦”……

这些我情窦初开的时候都没玩过的把戏,居然在我为生计奔波操劳的时候被你一股脑推到了眼前。

“我真的很苦恼,很纠结,很想死。”

毛毛跟我坐在火锅店里的时候,我仰头喝下一杯冰冷的啤酒,红着眼睛对她说出了这句话。

她夹了一筷子羊肉放到我的碗里,不以为然地说:“你终于明白了当年宋善予的感受。”

在鲜红的翻腾的油锅与洁白的喷薄的啤酒泡沫的缝隙里,时光一下子倒转,我得承认,在你的身上,我确实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那个时候我才多大,十二三岁的年纪就开始玩暗恋

我跟宋善予一起长大,我看着他从吸着鼻涕的小野人长成了校园里的青葱少年。

有一天早上,他照例长在巷子口等着我一起去上学,那天他穿着白衬衣,头发像仙人掌的刺一样立着,照样投射在他的面孔上。

我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跟从前不一样了。

但我没有表露出来,我对她还是像儿时一样追追打打,满嘴粗话,有时候他被我逼急了,也会瞪着眼睛吼我:“你就不能有点女孩子的样子吗?”

那是一个注定要与初衷背道而驰的年纪,其实我很希望他能明白,为什么我只对他那么野蛮,那么粗鲁,那么不文明,为什么我对别的男生不那样,一切的原因不过只是我喜欢他而已。

但他也不明白,他对我的任性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但正是他这种不屑触怒了我年少时的自尊心。

我断然不允许他跟别的女孩走得很近,我是说,除了我。

那时候我每天故意不带书,就喜欢跑去他们班找他借,每次我一出现在他们班的教室门口,那些男生就会起哄,而他只能面露愠色地把书卷成筒对着我的头批下来。

多年后,我回想起当时的自己,觉得那真是一个很笨拙的小女生,除了惹他生气,几乎没有别的办法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学校里有太多的女孩,比我漂亮比我温顺比我成绩优异,宋善予跟任何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当我看到他们在洒满月光的篮球场上亲吻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躲到树木的阴影里落下泪来。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类人,隔着氤氲的雾气,我想起你孩子气般的笑容,难道说,你也属于这一类人?

我很确定我对宋善予那些年的感情除了爱没有其他,但你你对我呢?你对我这种莫名其妙,不可名状,模糊不清的,难道也是爱?

爱是个什么东西?爱不是这么廉价的东西。

我们曾经都是未被凯奇的碳酸饮料

但你站在我面前掷地有声地对我说:“我觉得没问题,我觉得这就是爱。”

你的莽撞里带着一点天真,我凝视着你年轻的眉眼,我觉得你跟我爱过的那个人真的太不一样了。你浑身都是刀刃一样锋利的锐气,着大概源于你的成长环境和生长经历吧。那一刻,我简直想问你,在你着十多年的生命中,有没有什么事令你产生过挫败感?

在我淡薄的目光中,你的脸涨红了,突如其来的愤怒吓了我一跳,你突然很大声地吼起来,但我又分明感觉你并不是冲着我来的。

你说:“为什么一个一个都要把我当成小孩子,为什么我不能直接掌握自己的生活,你们一个个都一样,全都那么自以为是,全都不理会我的想法,我的感受,你们凭什么……”

你冷静地看着你,等你的激动情绪慢慢褪去之后,我给你买了一瓶可乐。

我要怎么告诉你,我们曾经也都是这易拉罐中被剧烈摇晃过的,碳酸饮料,一旦开启就会喷薄而出,那些热情,那些热血,那些冲动和不顾一切,很多人都曾经有过。

但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我闷被现实的生活同化成了一罐没有气泡的糖水,温暾,平静,波澜不惊。

但最终我什么也没说,我觉得或许这些感悟于你的人生是毫无关联的,你应该是鲜衣怒马,少年得志的那一类人,你不需要懂得这些。

你一口气喝光了那罐可乐,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你抱歉地对我笑,小声地说:“真对不起。”

我当然不会跟你计较,就像年少的时候宋善予也从不计较我的任性那样,我要等到很多年后才会明白,当你不去跟一个人计较一些东西的时候,并不仅仅意味着豁达和宽容,还以为这你并不是那么在乎那个人。

我在乎你吗?当然不,我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小孩子,很帅的,很潮的,很多金的小孩子,偶然闯入我的生活,心血来潮想跟我发生一点什么故事,但我自诩已经是成年人,断然不会陪你做那么无聊的事。

我很认真地跟你说:“你应该跟一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在一起,谈一场正经的恋爱,好的爱情会让人成长。”

你又摆出那副黑不屑的神情来,轻蔑地说:“她们懂个屁阿。”

我啼笑皆非:“你自己不也差不多,只懂个屁的她们跟屁都不懂的你,很相配阿。”

无奈地看着我,心里大概也知道和我斗嘴是没什么赢的可能了。你从石阶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严肃地对我说:“我对你是认真的,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你总是不肯好好走路,明明可以做一个英姿挺拔的人,却偏偏走成一直鸵鸟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我真的有那么一点老了,你们的世界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陌生

我看着你的背影发了几分钟的呆,你忽然转过来对我喊:“以后叫我的名字,叶君诺。”

我怔了怔,觉得这个名字跟你这个人真是没什么关系的。

我没有把你的话放在心上,你每次打电话我还是叫你小孩,起先你还会反抗,很生气地对我说:“你再叫我小孩我就叫你老女人了。”我当然无所谓,大你四岁,你叫我阿姨我都不会生气。

但渐渐的,你也就习惯了我对你的称呼,就像我好像也习惯了你的骚扰一样。

有一天周末,我和毛毛手挽着手喝着珍珠奶茶在大街上走着,你跟一个女孩子迎面走来,我们的目光相接时,不知为何,我居然有那么一点慌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一样。

那个女孩身上有淡淡的馨香,凭我浸淫彩妆多年的经验,让我在第一时间内就分辨出了那款香水是范思哲的晶钻。

她很漂亮,是那种朝气蓬勃的漂亮,我相信她卸掉脸上那层厚厚的粉也一样会是个美女

她挽着你的手臂,带着新奇和那么一点点的不解看着我,就在我准备对你笑的时候,你甩开了她的手,整个人表现地不知所措。

我和毛毛走出了很远后,你还在回头看我,你的目光像一簇火焰般在我的背后燃烧,但我不能回头。

那天晚上,你打电话给我,我看着手机亮了又灭,灭了又亮,最后我把手机关了,告诉自己要安心睡觉。

然后,我听见了敲门声。

不过是个赌注而已

你的说法是那个女生很喜欢你,你不忍心拒绝她。

我的说法是这都是你的事情,不需要向我交代。

你的表情看上去很受伤,喃喃自语了半天,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听清楚你说的是“我日”,我一巴掌拍在你的头上:“年纪轻轻的,别满嘴脏话。”

你扬起手来捉住我的手腕,我错愕地大仙原来你有这么大的力气,原来你真的不是小孩子了。

你眼睛里流露出我并不陌生的眼神,我曾经在照镜子的时候也看到自己眼睛里相似的眼神,是那种被怠慢了,被忽略了的,难过的,无望的委屈

你说:“不要再当我是小孩子,我只是比你小一点而已,出生没得选择,这不是我的错。”

我看着你越来越忧伤的脸,心想,这下完蛋了,被毛毛那个乌鸦嘴说对了,你来真的了!

在你侧过脸来吻我的时候,我干脆利落地给了你一耳光,这次你没有躲,也没有抓住我的手腕,那声清脆的耳光在安静的夜里显得那么突兀和响亮。

你大概是觉得很丢脸,所以在下一秒就夺门而出,或许从来没有女孩子能够拒绝你落下来的吻,但我早告诉过你,我跟他们不一样。

但我不怪你,真的。

你走了之后,我把放在床下面的一只纸盒拖了出来,盒盖上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我在那层灰尘上面写下了一个名字。

宋善予。

纸盒里只是一些琐碎的东西,其中有一本过时的带锁的粉红笔记本,还有一小撮头发。

那本日记本是多年前的每一个夜晚我都要面对的东西,里面写满了我年少时不可示人的软弱和疼痛,写满了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和眼泪

而那一小撮头发,也是我的。

在宋善予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把一头长发剪掉了,一见到下去我就哭得没了人样。

理发师的脸在口罩后面看不出悲喜,或许他看过了太多我这样的幼稚少女,已经看得倦了,厌了。

离开的时候他对我说:“小妹妹,留一撮做个纪念吧。”

他的语气里有一些惋惜,似乎我糟蹋了这么好的发质。

宋善予在看到我的短发造型的第一秒就忍不住捧腹大笑,知道我在他的笑声中落下泪来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只是哭,我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只记得最后那个画面,他的双手绞在一起,他一直对我说:“颐欣,你不要这样。”

我就是在那一刻才知道,他并不是不懂,我心里那些从未开口对他启齿过的话语以及背后所蕴含的感情,他早就明白,或许他也努力过,但是他没有办法。

谁也不会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几近毁灭的伤害,因为不被他所爱,我对自己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我甚至完全否定了自己这个人。

因为情绪不稳定,身体状况变得很差,最后我在高考的考场上晕倒被抬了出来。

我好清楚地记得那个夏季的天空,那么蓝,那么蓝。

宋善予没有再出现在我面前,虽然我很想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自己内心不够强大,与他无关,但是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我要等到后来才懂得,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承担一些责任,懦弱也许是人的天性。

有些人的生命就是一个那么漂亮的姿态,每一个脚印都那么笃定而从容,宋善予便是那样,当我开始在彩妆专柜接待那些挑剔而苛刻的顾客时,他已经作为交换生去了美国。

在得知这个那个消息的夜晚,夜像一张网将我罩住,我没有喝咖啡也没有饮茶,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望着天上那轮又大又白的圆月,我喃喃自语,告诉自己:你会好的,你会痊愈的,着知识一个阵痛的过渡期,你会好起来的,放心,你一定会再得到爱情,你一定会再获得安眠。

我想把这个故事说给你听,这个故事里没有天灾战乱,也没有绝症分袂,甚至没有刻骨铭心,但它发生在我身上,只有我自己知道在这些时光之中我是如何完成了一场自孩童到成人的蜕变。

我希望你也能够明白,爱一个人是不可以控制的,你爱的这个人也是不能控制的,但你会因此而成长,你会获得爱情之外的东西。

你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你像所有电影里的那些小混混一样,嚼着口香糖对我说:“姐姐,你不是这么认真吧,其实我追你,知识在跟别人打赌而已。”

你还说:“赌输了不过是几百块钱,钱嘛,我有的是。”

我静静地看着你,然后,转身走了。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就像你消失了一样

我曾经看过一句诗,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就像你消失了一样。

对,你就像消失了一样,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我照样还是要一个人度过,那些热闹的节日,你出现之前我是怎样,你消失了之后我依然还是那样。

但后遗症是,我只要在街上看到与你相似的打扮就会吓一跳,看到跟你一样年轻而美好男孩我就感觉好像看到了你。

我对毛毛说了这件事,她板起脸研究了我好半天,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你对那个小孩动心了。

虽然我时常被她的花言巧语迷惑,但她的这番说辞明显不能得到我的认同。

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你?你只是我生命里的一个插曲而已,如果这样就爱上了,那我每天面对那么多的顾客,那么多的路人,岂不是每天都会有故事发生?

我像很多年前的那根夜晚一样,抱紧自己,告诉自己,一切都会过去,这些不过都是些微不足道的记忆,我应该把心思放在如何提高我的工资,改善我的生活这些切实的问题上来。

但我不得不能不承认,在一些间隙的时间里,我确实偶尔会想念你。

我在公寓门口看见你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你跑过来不管不顾地用力抱紧了我,像是抱着一个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一样。

过来很久很久,我才回过神来。

你说:“周颐欣,你先不要说,你听我说,我怕你一开口我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勇气了。”

“周颐欣,今天是我的生日,年满十八周岁就算是成年人了,现在我一成年人的身份来对你说这些话,请你不要再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

“没有跟你联络的这段时间里,我听你的话,交了几个女朋友,但我总觉的有什么不对,我们很快在一起然后很快又分手,最后她们都跟我说,叶君诺,你明明心里有一个人,为什么不去找她而要跟我在一起?

“她们问得我哑口无言,我想不出什么谎话来骗她们,因为我自己比谁都明白她们说的是真的。我经常发呆,经常在纸上写你的名字,我还进场在你上班的那个商场对面的哈根达斯里等你,你知道吗?二楼最左边的位置正对着你们的员工通道,我经常看见你一个人丛那里出来去买一份盒饭或者凉面……

“有好几次我都想冲出来骂你,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为什么总是要去吃那些不干净的食物,但我都忍住了,我想如果我的出现对于你来说真的是打扰,那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静默。

“我去找过毛毛,我问她,是不是要等到功成名就,我才有资格追求周颐欣,毛毛说周颐欣虽然有点拜金,但她绝不是那种物质至上的人。

“毛毛还告诉了我你和宋善予的事情,她说有些人一生可能只有一次感情,用完了就没有了。但我真的愿意再陪你试一试……

“那次我跟你说,这一切不过是跟别人打赌,其实这是真的,但我没想到的是后来我真的会喜欢上你,喜欢你叫我小孩,喜欢你给我买可乐,喜欢你深更半夜明明困得要死还是陪我聊天,我知道这一切很荒谬,也知道你说的都对,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是周颐欣,我认真了,我没有别的办法。”

我温顺地听你把一大段话分成一节一节慢慢地讲给我听,我不晓得为什么我会流泪,是出于感动还是出于别的什么,我不敢去想。

我从你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看着你静静微笑。

我说:“我相信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也相信你对我的好绝对不止是出于对一个赌约的好强,我真的很感动,但是叶君诺,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不可能,在一起。”

我看着你的表情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我真的很愧疚为什么要送你这样一份残忍的成人礼,我的本意绝对不是想要伤害你的。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约定俗成,我周颐欣自问是个俗人,吃饱喝足上上大吉,我没有勇气也没有精力穿着职业装挽着你带NIKE腕带的手臂,我无法在世人好奇的目光中挺直我的脊梁,用傲慢的神色回敬他们探究的眼神。

如果感情只是游戏,我已经过了那个年纪。如果感情不是游戏,那更不容轻易亵渎。

我不爱你,打死我我也不敢这么说,我真的不爱你。

你离开时的背影透着一股倔犟,我忽然发现你已经不再驼背了,这是不是以为着你真的长大了?

但你长得再大,仍旧是我眼里的小孩。

我在月光下对着你的背影说了一句话,你一定没有听到。

我说,叶君诺,生日快乐
我是婷子含 。

如果你也爱文字,爱交友!
请加我Qq 9968388 。 每天小说都在更新!
最后祝大家开心每一天哦!

作者信息

゛司马泊婷ゝ

昵称: ゛司马泊婷ゝ
性别:女
去Ta空间看看

我要评论

提交

最新评论(2)

゛司马泊婷ゝ的日记

伤感日记推荐

精选日记专题

中小学生日记分类阅读